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 “《著作權法》的修改已經在緊張進行,這次《著作權法》的修改是在網絡技術突飛猛進發展,新技術、新問題不斷涌現情況下進行的。”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會長劉春田在9月20日舉行的第三屆卓亞法治論壇上說。
  在4天前的國際版權論壇上,國家版權局副局長閻曉宏透露,備受關註的《著作權法》第三次修訂將儘快提交全國人大。此前,國務院法制辦已就《著作權法》(修訂草案送審稿)(以下簡稱“送審稿”)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。
  “由於數字、網絡技術的發展和運用,版權保護制度面臨著真正的挑戰。”9月20日,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政策法規司司長王自強說。
  補上信息網絡“短板”
  現行的《著作權法》於1991年實施,2001年在中國加入WTO前進行過修訂,2010年《著作權法》進行了第二次修訂。2011年,當時的新聞出版總署正式宣佈啟動《著作權法》的第三次修訂。
  “送審稿對現行《著作權法》作出了較大調整,由現行法的六章61條調整為八章90條,數字由現行法的8700字增加到現在的14100字,凈增了5400字,調整內容是很多的。”王自強說。
  2001年10月27日,修訂後的《著作權法》施行,新法賦予了權利人一項新權利——信息網絡傳播權。
  這隻是《著作權法》為網絡時代版權保護“占了一個坑”。除了《著作權法》第10條規定了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概念,現行《著作權法》只是同時規定,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辦法由國務院另行規定。
  這個規定在2006年才姍姍來遲,國務院制定出台了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“條例基本上對網絡環境下的基本原則、權利屬性、權利限制、權利行使、法律責任,作出了相對全面的規定,應該說從法律層面上來講,我們對數字網絡環境下的技術發展狀況是做出了反應的。”王自強說。
  “但也是基於這套制度仍不太成熟,在《著作權法》第三次修法過程中,成為了修法的主要內容”,他介紹。
  針對互聯網的四處調整
  9月20日,在第三屆卓亞法治論壇上,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政策法規司司長王自強介紹,此次《著作權法》送審稿涉及互聯網的修改主要有四處。
  其介紹,送審稿明確了信息網絡傳播權與播放權的界限。現行《著作權法》只規定了廣播權,而沒有播放權這一概念。
  在實踐中有根據播放主體區分的現象,如認為廣播電臺、電視臺行使的是廣播權,而網站行使的是信息網絡傳播權。
  此次修法,將原來的廣播權改為播放權,專指直播、轉播,在非交互式的情況下使用;信息網絡傳播權僅適用於交互式。
  “以後電臺、電視臺同樣可以通過交互式的方式傳播技術。對網絡的現場直播和轉播,則也可以由播放權來控制。”王自強介紹。
  送審稿還增加了對“孤兒作品”的相關規定。“在當代作品裡面,有大量作品是找不到作者的,如果把這些作品閑置,那就是對戰略資源的閑置,”王自強稱,“這樣為那些無主智力成果的合法使用,提供了法律制度保障”。
  此外,送審稿還增加了對信息網絡服務提供商的法律責任。事實上,這些規定已經寫入《信息網絡傳播保護條例》。
  王自強介紹,之所以將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規定的一些基本內容上升到法律條文中,是因為法律的規定直接關係對網絡信息保護的力度。
  最後,送審稿還增加了技術保護措施和權利管理信息。技術保護措施就是指著作權權利人為了防止侵權,而採取的“有效技術、裝置或者部件”。
  “這是因為現行法律存在重大的法律瑕疵,現行法律中沒有技術保護措施的任何表述,但是在現行法第47條中,卻規定了侵犯技術保護措施要承擔法律責任。”王自強說。
  爭議網絡法定許可
  9月15日上午,國家版權局副局長閻曉宏在微博(19.14, -0.83, -4.16%)訪談中透露,今年6月,國家版權局已對“今日頭條”展開立案調查,認定其確實存在構成侵犯著作權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。
  他介紹,經調查確認,權利人投訴的部分新聞作品及相關圖片均由該網站存儲和傳播,而非鏈接跳轉方式,構成侵犯著作權人信息網絡傳播權。
  在未取得授權情況下,“今日頭條”將眾多其他網站的網頁直接轉碼為自己的網頁,而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王遷認為,應對網頁轉碼的性質進行界定。
  王遷認為,如果當一個特定用戶利用轉碼機制訪問網頁時,為了使他正常瀏覽網頁進行了實時轉碼,並且實時將轉碼後的網頁刪除,這樣一種“臨時複製”是可以免責的。
  “但是轉碼後將網頁保存在服務器上,向後續用戶提供,不符合免責條件,是應當承擔責任的。”王遷說。
  在修法過程中,曾有18家門戶網站呼籲將網絡文字作品的法定許可制度寫入送審稿,以此作為解決“今日頭條”問題的方法,卻並未實現。
  “法定許可制度簡單講就是在特定情況下可以不經作者授權,但是要向作者支付報酬。”王自強說。
  現行《著作權法》共規定了包括報刊轉載在內共5種法定許可,2002年最高法院制定司法解釋時,將現行法第32條對報刊轉載法定許可的規定也適用於網絡。
  “但2006年國務院頒佈了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條例對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使、限製作出了明確規定,但沒有規定法定許可,”王自強介紹,“如果法律和行政法規發生衝突,這樣就把現實裡面需要的方式給去掉了。”
  儘管現行法規定了5項法定許可,但“《著作權法》實施了24年,這個法定許可制度形同虛設,”王自強說,“這套制度如果不進行調整,簡單地又把網絡法定許可寫進來,作者的報酬權得不到保證的話,那就真是天下大亂了。”
  事實上,關於網絡法定許可的規定,修法者採取了中國立法行為中的慣常手段——擱置。
  “如果說網絡應該適用法定許可制度的話,首先我們現行法就要對法定許可制度進行重新調整。如果在這個前提下能夠把問題解決,我個人認為,網絡法定許可存在的現實性、必要性、合理性是應該的。”王自強說。(編輯 譚翊飛 張凡 申劍麗)
(編輯:SN085)
創作者介紹

vj83vjbha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